第8话学生忘了家在哪怎么破

书名: 无意间成了鬼校老师的我怎么破 作者: 滑稽的小丑 字数:2060 更新时间:2020-08-26 13:44:40

总算是熬到了放学。
由于是第一天而且还是突然教课,所以浦旭也不留作业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害怕留了作业后那些女生会不高兴,到时候一个不爽把他生撕了都有可能!
毕竟她们可是鬼啊!
浦旭目送着女生们离开,心里狂跳到现在没有减缓,直到吃了桌子上的镇静药,这才感觉好了些。
话说,这药是谁的?
直到看到药瓶下压的一张纸条——为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老师准备。
尼妹啊!感情原来你早就知道!
浦旭脑海中浮现出校长的阴险脸,心里一阵翻江倒海,直到看到桌子上的“这瓶药已经过期,保质期是50年前的——100年”,心生好奇之余又接着看了下去。
“隔壁国家打仗打得一片混乱,只是不知道战况如何?还有那瓶药我给换过了没问题的——200年。”
“谢邀,我是你们口中的隔壁国家的人,人在东瀛刚下木船,曹丞相刚在官渡打赢了袁狗,丞相威武,药没换——200年。”
“楼上的,放你娘的狗屁,曹操就一**,我们刚在跟蜀联合下的情况下在赤壁打败了曹操——208年。”
“楼上的怕不是孙权小儿的大臣,现在三国时期早特么结束了几百年了,现在可是大唐——720年。”
“楼上的那群外国人,麻烦你们去你们国家发帖成吗?我京都本地人,还有我把药换了——平安时代。”
……
“不就是战争失败了嘛,生气,药不换了看着办吧,虽然已经过期了300年了——1946年”
看完最后一条留言,浦旭感觉脑袋被驴踢了,之后张口狂怒:“你们特么搁这写贴呢!”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浦旭尴尬笑了几声,连忙开始抠嗓子眼,自然是什么都没有抠出来,听说过陈年老酒、陈年老抽,但特么没听过陈年老药的。
浦旭苦笑不出来,伸长手臂,整个人像条死鱼一般趴在课桌上,直到感觉自己被某个视线注意到了,这才抬起头,也才看到了坐在位置上的那个女生。
整个教室现在只剩下那个女生和浦旭了。
“你不回去吗?”浦旭问出一声,伸了个懒腰,“开始去关窗,顺便把窗帘放下……”
“老师,不也没回去吗?”女生视线随着浦旭而动,当发现浦旭都特么已经把门关上,开始有些害怕了。
“我在等你回去啊,我要最后一个走。”浦旭看了下时间,居然过了半夜三更了,”等你走了,我再走。”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浦旭却开始脱上衣了,一边脱还一边嘟囔:“好热啊,好热,你有没有感觉。”
“什么感觉。”女生怕急了,但是并没有动。
“就是哼哼哼,啊——”浦旭瞬间“野兽先辈”化,见女生没有任何反应,尴尬了几秒钟,咳嗽了下,“那个啥,你怎么没有回去?”
“……”
“额好吧,你不回去的话,我……”
“我没有腿。”
“额。
“腿在一场大火中烧没了,骨头也烧得漆黑……”
“额,我知道什么样子了你不再详细的说了。”浦旭连忙打断,看了看黑黝黝一片的窗外,“这种时候讲这种事,老师我啊,还是怕的,那你怎么来学校的……”
“我凭借着腿骨才来的。”
“那腿骨呢?”
“腿骨被几个调皮的同学扔到厕所了……”说到痛苦处,女生抬起汪汪泪眼看着浦旭,“老师可以帮我把腿骨取回来吗?”
“啊这……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要我大半夜去闹鬼学校女厕所取腿骨……好!我去!收了神通吧!”浦旭痛哭流涕,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端端的,为啥要整个‘无脸’呢,知不知道我刚才差点一个滑铲……”
女生这才再次把脸揉拉成了原样,头砸在桌面上,给浦旭之前那句“你们特么搁这写贴呢”点了个赞,同时评论一句“好猛的老师”,再转发表示感谢。
浦旭长呼了一口气,开口问一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柏青哥。”
“可以,老游戏机了。”
“其实我的名字并不重要,我也不是老师5万字以内要交流的对象,只当是做一个支线任务好了,我会在5万字以后通过邮件跟老师交流。”
“邮件?啥意思?”
“字面意思,老师你该去帮我找腿了。”
“哦。”浦旭点点头,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沾了一身粉笔灰,走了没几步又回过头,“不过,女厕所在哪……等等,男老师问学生女厕所在哪是不是有点hentai了。”
女生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用空洞眼睛看着他,随后开口:“是在操场的厕所。”
“好的。”回答完,浦旭咽了口吐沫,推开门走了出去,“为师去去就回,你在这里别乱动……哦你没腿也动不了。”
浦旭离开教室,放眼看去一片黑,恐怕也就只有这间教室还亮着灯了。
再推测一下,可能整个教学楼也就只有这个教室亮灯了。
因为视野内的其他楼居然也不见有灯光,
这让他感觉很淦,当然更淦的是还要去操场帮她捡腿骨。
你说这叫什么事,申请的学校是鬼校也就算了,学生是怪物也就算了,还特么要黑灯瞎火的去帮忙捡腿骨……
“学校还敢再抠门一点吗?”浦旭看着白月光,长长叹口气,摇摇头。
不过好在之前彩拓有大概指了个方向。
又经过一段非常硌脚的路,他才终于来到了操场。
不过……
风卷动着火星儿融化了雪花,火星儿随风而动与雪花飞入一起。
房屋承受不住空气的热度轰然倒塌。
标着“安定区”字样的牌子烧着,在一片火海中……
白发随风微动,但是白发却遮住了那个男生的表情。
男生抱着被白布遮住的人,走着。
眼中不再有眼泪,想必眼泪在之前就已经流干了。
男生走过地上的那些被雪覆盖的尸体。
有人类的,有跟男生是同类的。
男生只是走着,脸上没有任何感情。
渐渐的,走到了已经等在那里的全副武装的人面前,把那个人放在地上。
接下来他要面对那群人了……
滑稽的小丑 说: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