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怜美人春风得意

书名: 诸天世界大穿越 作者: 好吃的饺子 字数:3702 更新时间:2018-12-10 13:45:49

而在这茫茫宇宙中,有这样一个世界,名曰:地仙。
东胜神州者,敬天礼地,心爽气平;信教,尊奉三清(道德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三清任命中央玉皇大帝统管。
西牛贺洲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潜心礼佛,以西方二释为尊:接引道人(阿弥陀佛),准提道人。
南瞻部洲者,贪淫乐祸,多杀多争;较为混乱,道教、佛教、魔教和其他教派为传道统,争执繁多。
北俱芦洲者,虽好杀生,只因糊口,性拙情疏,无多作践;穷山恶水,多有洪荒时代的巨兽横行,以地母一皇为尊:女娲娘娘。
此时,地仙界,西牛贺洲
只见此处灵气萦绕,仙禽异兽,灵芝仙草等随处可见,悬空的大山,飞流的瀑布,美不胜收的仙境,神秘玄奥的洞天福地,等等一切构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神仙画卷。
而在西牛贺洲中有一座古老的大山名曰:万寿山。
没有人知道这座山从何而来,只知道它自洪荒时代就已存在。
此山无边无际,高度直通云霄,并且常年云雾缭绕,飘渺难测,而且周围有无数危险禁制,非大神通者,一旦靠近,就会化为灰飞。
在万寿山之上更有一观,名为五庄观,相传此观内有一棵极品先天灵根,名曰:人参果树。
该树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三千年方得成熟。短头一万年,只结得三十个,有缘的,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
但自盘古开天以来,却极少有人打过这人参果的主意,只因此处乃是地仙之祖——镇元子的道场。
说起这镇元子,他乃是混沌息壤化形,先天神魔之一,天生便得戍土大道传承,更伴生有极品先天灵宝——地书。
地书:又名地衣和山海经,乃是天地胎膜,防御力极高,丝毫不下于接引的十二品功德金莲,更能与极品先天灵根——人参果树组成六地戍土大阵,威力煞是惊人。
除去法宝与福缘之外,镇元子本身的实力也是极为不俗,准圣巅峰修为,圣人之下,少有对手。
可以说在洪荒之中,论:修为、神通、法宝、跟脚、资历,镇元子都算得上是顶尖的人物!
然而此时的五庄观内,有一人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翎叠鬓边。
如此仙人姿态,正是五庄观之主镇元子。
而在五庄观的上方,一片佛光普照、梵音缭绕,在祥云之上,更有数位形态各异的僧佛站立其上。
如果此刻散仙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非常惊讶,世间竟会有如此之多的大能聚集于此。
此刻,双方都静静的看着彼此,周围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诡异。
突然,只听沉寂的天空中猛然传来了一声低沉而又威严的声音:
“镇元子道兄,你窃取我佛家之宝,又打伤我教燃灯古佛,今日我便来讨个公道!”
只见这道佛音一出,苍天皆颤!在无尽的苍茫之中,祥光四起!神花绽放!奥义齐鸣!一道道法则神辉流转嘶鸣!发出一阵阵玄奥的大道天音!
“不过念在你与家师曾同为紫霄宫中客,今日只要你归还宝物,此间因果,我教便一笔勾销。”
“如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闻言,镇元子缓缓看向上方,一双幽深的双眸,内敛万千星辰,一眼好像看透了万古洪荒,静静的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孤傲、参透红尘的淡然。
“阿弥陀佛,看来道兄是非要与我教为难了!”如来眉头微皱。
“休要多言,要战便站。”
“既然如此,那道兄,得罪了!”
“轰!”
一声响彻天际的杀伐声响起,顿时镇元子便与如来战到了一起,无穷无尽的神通,使得天地失色,日月倒转。
……………………………………………
不知战了多久,曾经乃是人间仙境的万兽山,如今已变得一片腥风惨雾。
“阿弥陀佛,道兄休要执迷不悟,而葬送了你这一身通玄的本领。”
“镇元子,只有你将宝物归还与我,我便再不与你为难。”
“镇元子,那是我佛家之宝,誓要收回,这六地戍土大阵护不了你周全,你不要再负隅顽抗。”
………………
一阵阵喧嚣的叫声与威胁从四面八方传来。
五庄观后园,一棵神光四耀的果树旁,镇元子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披头散发,唯有脸上,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静凝定!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笔直。
正如他所修的道,充满了厚德载物、宁折不弯的意味。
纵然他在诸位佛门高手的围攻下,已受了致命重伤!
在他的脚下,四周方圆数千丈之内,无数的残肢断体,鲜血淋漓。
看着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却并不冲过来的一众仙佛们,镇元子古波不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
面对这如云大能,纵然他已经山穷水尽,却还是傲气冲天!
这些人都打得好算盘。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无论谁上来,都要面对自己同归于尽的一击,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垫背的。
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冲上来找死。但却谁也不傻,所以他们干脆在这时候竟然不约而同的停了手。
镇元子讥诮的笑着,缓缓坐了下来,脸上虽然仍旧声色不动,口中依然一言不发,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混沌珠在自己手中的事情,怎么会泄露出去的?
自己明明耗费了三千年的光阴,才将自己偶然所得的十二颗定海珠之奥秘窥探清楚,又花费了极大的代价从燃灯手中换回了余下的二十四颗定海珠。
但为何自己刚将全部的三十六颗定海珠参透完毕,并耗费大量的法力将其还原为混沌至宝——鸿蒙珠,就遭到了满天诸佛如此声势浩大的讨伐。
今日之局,纯粹死局!自己一向以行踪诡秘出名,又有谁知道自己的行事。
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镇元子很久。
手中的鸿蒙珠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遮蔽了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长虹。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仙佛,都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
鸿蒙珠——混沌至宝,乃是鸿蒙大道所化的无上宝物,蕴藏三千大道奥义法则,神妙无穷,与开天神斧、创世青莲、造化玉碟并称四大开天至宝。
此珠一向都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鸿蒙珠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杀!”
蓦然,镇元子抬头,眼中杀机疯狂奔涌,一声狂喝,手中玉尘麈突然荡起万道霞光光,便如九天闪电突然连成了一片束腰光带!
所有人都急忙的后退,惊恐的看着镇元子,额头上冷汗涔涔流下。想不到地仙之祖一击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他们本以为镇元子早已油尽灯枯,正是放心大胆的时刻,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算,镇元子死了之后,鸿蒙珠该如何处理?如何抢夺?
若是落在自己手中,如何脱身?正在一个个紧急思忖对策,镇元子却暴起攻击!而且威力如此之大!
大出意料之外!
镇元子浑身浴血,仗剑而立,一声眼睛冰冷的注视着面前空中的诸佛。
他本已经受了无数致命重伤,却主动脱离大阵,横跨到了空中,跃了起来,脸色沉肃,冷冷喝道:“尔等鼠辈,来吧!”
众人皆知镇元子此时乃是搏命之斗,厉害异常,皆不敢鲁莽上前。
突然,远方,三个方向,三种光芒同时升起,在空中幻化成三个金色佛影,惶惶耀眼,带着不可一世的辉煌。
镇元子瞳孔收缩,苦笑一声,无力的看着天空三个金色佛影,心中一片冰凉。
“镇元子!既然你一意孤行,那就让本尊送你去往生极乐!”如来宝相庄严的说道。
随着话声,燃灯、弥勒齐齐现身,三个人,都是宽袍大袖,衣袂飘飘,佛光闪闪,姿态潇洒,脸色从容。
“镇元子,着法!”
一旁的燃灯早已按捺不住,挥舞乾坤尺向镇元子打去,如来、弥勒深知镇元子的神通,也紧随其后。
又是一场恶战,镇元子实在无以为继,眼看就要身死道消,原本屹立在五庄观内的人参果树突然拔地而起,带着地书,向燃灯等人冲来。
看到这一幕,镇元子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老伙计,这次可是连累你了!
看着声势浩大的人参果树,如来伸手一抓,从虚空中取出一根竹子,正是由苦竹炼化而成的佛门至宝——六根清净竹。
如来拿起六根清净竹,向着人参果树一掷,两大极品先天灵根顿时战在一起。
“镇元子,不要再指望这人参果树了,此次我等前来,佛母特地借与我这六根清净竹,正是为了对付你那人参果树。”
闻言,镇元子冷傲一笑,挺直了背脊,傲然道:“只可惜你们不了解本座,也永远得不到的鸿蒙珠!”
他的眼神变得决然、绝然,虽然他现在已无力再战!但却还可以勾动地脉,发出最后一击!毁灭自己!毁灭毁灭敌人!
“退!”三位西方大能见状,心中皆是禀然,飞速往外窜去!与他们来的时候那种从容,相差万里!那雍容潇洒的气度,早已点滴不剩!三人更是连那六根清净竹也来不及收回。
眼中精芒一闪,镇元子倒转玉尘麈,猛的插进了自己心脏!双眼不带半点感情的看着满天诸佛,喝道:“以我心血,崩毁万劫!地仙之祖,颠倒乾坤!”
轰的一声,一道炽亮的光芒升腾而起,映的整个天空都变成了银白色!众多僧佛几乎连招架都来不及,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灰飞烟灭!
反观镇元子,只见他艰难使用元神招回地书,并将鸿蒙珠、人参果树、乃至如来等人尚未收回的六根清净竹等宝物一并放入其中,随即,又用自己仅剩的法力,护佑着地书向虚空遁去。
“去吧,老伙计,去找你们的有缘人吧!”
做完这一切,镇元子叹息一声,身在半空,眼睛随意一撇,却发现了两个自己认为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在远处,两个身穿道袍年轻道童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边,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清风!明月!”镇元子眼神一直,终于明白为何自己这么隐秘的行事还会被人知晓!为何自己所有的神通都被人一一化解!
原来是他们两个,自己最喜爱的弟子。怪不得自己如此一败涂地!
镇元子想要惨笑,想要自嘲,想要……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力量,他也来不及思考……
他的身躯缓缓从空中落下,缓缓倒了下去,便如晚秋飘零的枯叶,倒在尘埃,脸上带着淡淡的却温暖的笑,喃喃的道:“终于结束了!”
好吃的饺子 说:作者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