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人之凤舞九天 签约
不良人之凤舞九天 连载中

作者: 江小湖 更新:2020-06-14 字数:129354 分类:动漫幻想

标签: 系统流

点击:0.4w 书评:1 吐槽:3 收藏:0

打赏:1176 萌鸡票:118 金票:1

你的眼里有星辰,很美丽,很迷人…… - 蔡小妍(李倾月)
  为你,千千万万遍 ! - 张子凡
  【滴滴滴,凤舞九天系统人工客服-初音为您服务。】
  不良人世界,突然闯入一个自带BUG的高中生,成了岐国的二公主,又逢五国动乱,她原以为找到真爱,可以好好爱一场,却不曾想被当做一枚棋子,陷入了布局者的阴谋漩涡中去……
  (稳定更新,一天一更,欢迎各位大大评论啊)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萌鸡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火光冲天

更新时间:2020-06-14 22:55:45
  • 善药堂,它掌握了忘忧城的药物经脉,由它为中心向四方延伸,与白家玄技阁、冥家不夜城合称忘忧三足,也是叶家成为忘忧一霸的主要因素。
  • 叶长歌和阿福来到善药堂,少年只是带了简单的行李,望着偌大的药堂,每个被抛弃的叶家弟子井然有序进行着工作,客人进进出出,宛如闹市。
  • “你们掌柜呢?”阿福找到一个管家的开始攀谈。
  • “阿福总管啊,小姐还没回来呢……”
  • 从俩人的交谈间,叶长歌知道了善药堂的掌柜是个叫叶轻媚的女孩,据说长得貌如天仙,被称为药堂西施,是被叶家捡来的可怜姑娘,再听下去他便感觉索然无味了。
  • 最后管家点点头“我会转告轻媚小姐的。”
  • 阿福才对少年告别,回去复命了。
  • 管家盯着少年望了许久,最后看到少年腰间的烈康酒,似有些不快。
  • “虽然少爷你是族长之子,但有些规矩老奴还得提醒你,凡在善药堂的范围内是不允许饮酒的,酒气会破坏药材的灵气,导致它降阶,五阶降三阶,三阶降一阶,这个责任是你我都当不起的。”
  • 见少年点点头,管家才道了一句“跟我来吧。”
  • 在叶长歌进入善药堂后,有一道黑影也跟随其后……
  • 在管家的介绍下,叶长歌才知道善药堂是专门为叶家弟子炼药的,助他们提升修为,玄级丹药,而每一阶对应每一个境界,如五阶对应玄气境五阶,而星境之上便是星级了,但据说现今能炼制出星级之上的唯有叶轻媚一人。
  • 叶长歌的工作便是按品级分拣药材,少年做了样,见老人点点头这事才算敲定了。
  • 少年在善药堂待了几天,却没见到传说中的叶轻媚,他发现这庞大的善药堂就像一个正在运转的大机器,而每一个被丢到这里的人就好比一颗颗细小的螺丝,“螺丝们”吃得饱也穿得暖,但往往是这种安逸平静的生活慢慢消磨了众人的斗志,他想起在地球常听到一个实验-温水煮青蛙。
  • 恐怕这才是真正的修炼坟场吧,一点一点蚕食你的斗志,让你失去那颗奋斗向前的心……
  • 又是一个月夜,圆月高空挂,少年待在青石塘旁,旁边还剩半瓶烈康,晚风正好。
  • “呵,叶长歌未达玄气境……”少年想起检验日的场景,以及近几日的事,心中万分苦涩,他已微微有些醉意。
  • “灵儿,我好想你啊……”他说着又灌了一口烈酒,自叶灵儿突破星境一重天便被送到了忘忧圣地,据说是说了武神学府名额争夺战,其中还包括了死门的叶无殇,他俩被誉为叶家的一号和二号种子选手。
  • 突然,小树丛发出一声异动,很轻。
  • “谁!”
  • 少年转过头去,却未发现什么,他继续喝酒,但那异响又动了一下。
  • 叶长歌忍不住好奇过去扒开密林,这是一只极为美丽的白狐,浑身皮毛似银雪,白得透亮,长得小巧玲珑,但腿间却是腥红一片,像刀伤,也像是猎人的捕兽夹所致。
  • “哟,挺好看一小东西啊,受伤了?”
  • 少年见状先是用酒精消毒,最后凭着自己这两天在善药堂学得三脚猫功夫给白狐包扎一下。
  • 白狐慢慢苏醒后,睁开眼的瞬间,一见少年,拖着伤腿就跑向了密林间。
  • “这年头,还好是帮个狐狸,最起码它不会背后捅你一刀!”
  • 叶长歌望着那道银白的小影叹道,冷风愈吹愈烈,少年捂紧长袍,准备回去,但这风有些奇怪,随着狂风来袭,他竞在其中还闻到了灼烧的气味,平静的青石塘倒影出一道火光。
  • 少年感觉到有种可怕的东西降临了,只是抬头望一眼,便看到了……神迹!
  • 浩荡的夜幕中,繁星满布,一道通明的火光划过忘忧城,把夜空分为两半,火光划过的轨迹,在高空持续燃烧,开出一朵朵绚丽的妖花,黄昏的景象再现,那火光就如同陨落的夕阳!
  • 这就好像是……烈火焚天!
  • 烈焰涛涛,由忘忧飞往黄沙荡……
  • 少年的酒瞬间就醒了一大半,顿感一阵口感舌燥。
  • 收起酒壶就匆匆朝黄沙荡赶去。
  • 黄沙荡,风吹黄沙荡满天,黑夜中更显得一丝妩媚,宛如一个沉睡在后山的美人。
  • “去哪儿?明明看见是往这边来了……”叶长歌已经找了许久,但却还未找到那道火光的来源。
  • “算了,好东西也轮不到我的,再往前到城西,就是冥家的地盘了,还是不惹事了吧。”
  • 冥家在忘忧城被称为罗刹家族,霸道无比,行事毫无规则,仅凭自家意愿,而据忘忧城谱上记载,冥家是血族的后裔,家主冥傲已达月境五重天,弟子更是皆在玄气境高阶,可以说有隐隐望忧霸主中的无冕之王,压得其他两家抬不起头来。
  • 就当他正准备打道回府时,白狐又出现了。
  • 吱吱呀呀的叫唤个不停,奈何一人一狐,完全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 “什么?听不懂啊!”
  • 叶长歌无奈道,最后小白狐也不吱声了,直接用嘴咬住他的裤脚就往黄沙荡中央去。
  • 莫非它找到了火光的来源!
  • 少年暗想,随即跟着白狐走去……
  • 这道逆天的火光将整个忘忧城照得如同白昼,各大家族的人都匆匆赶来,其中便有叶家、白家、还有冥家。
  • “老叶,你有发现什么吗?”
  • 白家之主白元昊。
  • “没有!明明是往这边来的,等我到了之后却已经风平浪静了。”叶展雄站在七门长老前,白家与叶家自有经贸往来,故关系还不错,在叶长歌还在巅峰时,两家还有联姻共同抵御冥家的想法。
  • “这道火光,我看不似常物,很可能是某个上古大神陨落的神器,在看见它的刹那,我微微有些失神,我能感觉出它有一股冲破苍穹的凌天剑意!”白元昊接着说。
  • “不管是神族降世,还是神器陨落,但别忘了,这是城西,我冥家的地盘,冥家势在必得,至于你们两家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 冥家少主-冥无天道,这次由他带队,身后是冥家的十二宫死侍。
  • 他的父亲并未赶来,但对冥无天而言不过是两个忘忧城小小的家族罢,他无须放在眼中,他的目标是月心郡的武神学府!
  • “无天,怎么说,我们也是和你父亲同辈,你这么说,是不是不把我俩家放在眼里了?”
  • 冥无天只是冷哼一声“要打,给你机会,你敢吗!”
  • 若不是你爹,一个黄口小儿也敢在我白某面前放肆,白元昊暗想。
  • 黄沙荡彻底安静下来了,只能听见风打衣摆的沙沙声。
  • “老爷,我闻到了一股酒味,很像是少爷常喝的烈康酒!”阿福随同在叶展雄身后。
  • “歌儿,不大可能吧……”
  • 男人听得,也仔细的去嗅了嗅,确实是烈康酒的气味,说明叶长歌可能刚刚来过!
  • 但他还是确信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绝不可能!降世之火的势能连白元昊这种月境五重天的高手都不能承受,况且歌儿只是一个七筋绝脉的废人啊!
  • 降世之火的归属已点燃三家的矛盾,各怀鬼胎,而叶长歌已进入黄沙荡腹部中心。
  • 风声中夹杂着凌乱的剑声,叶长歌感觉到离降世之火越来越近了,脚底黄沙的温度在急剧的升高,他已满头大汗。
  • “到底在哪儿?”少年已有些支撑不住了,每踏出一步风的势压便高一节,脚踝上如同绑了两个大铁球,步步为艰,但小白狐还在继续前行,还时不时的转过头来检查少年是否逃走了。
  • 叶长歌望了一眼,暗想道:再废总不能连只狐狸都不如吧!
  • 于是咬咬牙,跟上那串小脚步,而身后是同样难受的血月,他按理来说应该比叶长歌更轻松,但血月却面露痛色,甚至脸上的面具都被压得有些变形了!
  • “少主,你到底要去哪里……”
  • 不知不觉他们已走进黄沙边界,六道逆生的龙卷宛如撑天的大柱,盘旋扶摇而起,中间是一道剑光,沐浴在烈焰涛涛中,傲意苍穹!
  • 少年停住步伐,呆呆望着这一切,但小白狐回头叫唤一声,似乎在邀请叶长歌陪它到里面瞧瞧。
  • 叶长歌未做反应,随后小白狐竞直接跳入龙卷之中。
  • “喂,危险,回来啊!”少年刚说完,龙卷变得暴怒起来,一股强撼的吸力袭来,他站立不稳被纳入其中。
  • “少主!”血月见状,发尽全力向前走,但龙卷似乎不接纳有修炼者,只是一瞬,她被弹开了数十米之外……
  • 龙卷之中是一片平静的空间,巨大的六星罗盘图铺在黄沙上,覆盖了百米范围,六颗放光的星是六道龙卷的风眼,平和宁静。
  • 金光符文从罗盘图底端缓缓上升而后又消逝在空中,叶长歌和白狐漂浮在金光之上。
  • 六芒之心,剑光在不停的闪烁,其中好像封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而随着叶长歌的到来,那件东西变得狂躁不安,剑鸣怒吼,似乎就要出来了……
  • 少年倍感诧异,慢慢向中靠拢。
  • 一把剑!
  • 剑身布满经文,剑刃锋芒毕露,寒光四射,剑身中部还有被削空的痕迹,曲曲扭扭,少年仔细的望了一眼,虽有些模糊,但依稀可以辨认出是字。
  • “星……辰……渡!”
  • 话音刚落,剑霜散雪,极速回旋上升,随后化作一道光没入少年的眉心。
  • “啊啊啊!”
  • 他感到一阵撕裂血肉的疼痛,丹海仿佛遭到毁天灭地的攻击,只是一瞬,神魂扩张到了某个极限,只听见“嘣”的一巨响,他的神魂化作了晶莹的碎片,散落四方,随后又缓缓的汇聚。
  • 数不清的剑芒围绕在他身旁,剑啸满天,远处望去就像一只正在浴火磐涅的凤凰!
  • 随着一道道剑光没入,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传出……
  • 龙卷外,血月听见声音,又是不要命的冲上去,但她越是运功抵抗,反弹得就越厉害,嘴角黑血肆意,面具已被压得四分五裂,露出那张少女的白皙脸庞,干净清纯,吹弹可破……
  • “你不会有事的,我等了你那么久,你不准有事啊……哥哥!”
  • 女孩怒吼一声再次冲了上去,又是一阵晕光袭来,远比前几次的更为猛烈。
  • 血月已是满身伤痕,风还在吹,恍惚间她似乎看见少年的身影,少年在说“你还等吗?我来了,来履行咱两桃花树下的约定了。”
  • “哥哥,咱们种下的桃花已经长得很高了……”
  • 她笑得很开心。
  • ……
  • 六道龙卷缓缓平息下来,剑光、火光都消散不见了,只剩下正在羽化的白狐和昏迷的叶长歌……
  • 梦境中,叶长歌站在一片星辰之上,前方是浩荡的银河系,它伸出八只触手,蜿蜒曲折,密密麻麻的流星肆意划过。
  • 银河深渊处,矗立着一把巨大的剑,剑身穿过星系核心,伸沿数万米,不见边际,少年仔细看去,隐约间看到一道人影,再望时,来人已到跟前。
  • 一身白衣,修直长发就像倾泻的瀑布,在星辰划过的刹那,黑发纷飞似魔似仙更似神!
  • 黑发挡住他的眼,却挡不住瞳孔中的无上剑意,也挡不住嘴角那道不屑的轻笑……
评论
  • 萌鸡小说 LV4 热评

    《一拳之名》创建成功~
    2021-09-12 20:04:47

作者

江小湖

额,真的是受不了,朋友!

粉丝榜
  • 1

    凌初

    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