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谱终章
乐谱终章 连载中

作者: 绫染 更新:2021-04-06 字数:32720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杀伐果断、无敌流、重生

点击:0.1w 书评:2 吐槽:0 收藏:1

打赏:0 萌鸡票:0 金票:0

【奇幻向略黑暗】我不知道我是谁了,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我现在本该是已离开这个世界的了,为什么我还在这儿呢?恐惧之魔的出现,以及三位与我命运相同的少女,她们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也许一切都会出现转机
  天快黑了,不远处的天边,火红的落日垂下来,慢慢落入黑暗森林组成的地平线。夜的帷幕拉了下来,森林里充斥着一股不安的气息,暗潮汹涌,隐藏在阴影中的巨兽终于伸出了利爪,撕碎了虚妄的假面,在夜的囚笼里肆意地猎杀,囚笼外,毫不知情的人们正漫无目的地游戏,囚笼里,濒临死亡的猎物发出的惨叫声一下又一下撞击着囚笼,流着鲜血的躯干没入土壤,一会儿又是宣告死亡来临般的寂静。今天的夜晚,亦是如此。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萌鸡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九.暗夜永恒

更新时间:2021-04-06 22:37:10
  • 黑夜是令人窒息的,但在黑夜中待久了,这颗心也就安定下来了,假如光明到来,哪怕微不足道,我也会拼命去抓住它。她是我在这里唯一的光了,习惯了寒冷,突如其来的温暖,你会舍得让她离开吗?我想不会。但这仅存的光明也因为我被黑暗侵蚀,变得千疮百孔,最后我让她离去,所以,承受这一切的只有我一人,我不忍心让她和我承受一样的痛苦,如果这种办法能因此让我的命运改变呢?手中的针和人偶,是起承转合的节点,后果会如何,我已经不在乎了。
  • ——题记
  • 凌晨三点,星辰早已缀满夜空,星辉均匀地铺满地面,我们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些。
  • 困,累——两种感觉席卷了大脑,手里装满各种噩梦的锥形瓶变得沉甸甸的,恐惧之魔让我们拧开瓶盖,迷迷糊糊的我们照做。
  • 他张开手掌,瓶里色彩斑斓的光芒像得到召唤似的冲出瓶口,一齐涌向恐惧之魔的手掌心,最终形成了一个淡淡的光点,愈来愈小,直至消失不见。
  • 半晌,恐惧之魔才吐出一句:“这就是你们今天收集的全部噩梦了吗?”
  •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我拍了拍发涨的脑袋想使自己保持清醒。
  • “怎么说呢?这些噩梦的内容,很无趣呢,都很普遍,没什么特色。”恐惧之魔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
  • “喂喂喂,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要知道现在很少有人做噩梦呢,所以收集到已经很不容易了…还有,这都几点了哇?我们明天还要上学呢……总之,相信我们的能力!”丽兹快要站不住脚了,这几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 “暂且相信你们。”恐惧之魔不见了,他总是来无影去无踪。
  • 安琪一头栽在地上呼呼大睡,凯西走过去扶她起来,把她的一只胳膊放在自己肩上,凯西看起来很清醒,完全没有困意的样子,我揉了揉发酸的眼睛,强忍着睡意问道:“凯西,你都不困的吗?”
  • “不困,原来在基地常常半夜起来站岗,早就习惯了。”凯西解释道,她索性把我们昏昏欲睡的三个人一起扛在了肩上。
  • 后来我就趴在凯西的肩上睡着了,梦里,我看见了我收集到的噩梦,有被幽灵吓坏的淘气小孩,也有被死亡紧紧逼迫的年迈老人,梦的湖中,一个少年耐看的脸庞浮现出来,在他的梦中,他与一个笑容绮丽的少女牵着手走在一起,梦中,美丽的场景仿佛为他们搭建,突然,这一切都离他远去,场景支离破碎,少女突然松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样美好的世界崩塌,动弹不得,最后枕着泪水醒来。
  • 我梦见我就站在床边看着他,手中的瓶子装着他的噩梦。
  • 我察觉到他快要醒来,在他睁开眼睛前就用瞬移离开了。
  • 我醒了,在家里的床上,天还没有亮,回忆起刚刚梦里的场景,那是真的,真实发生过的事。
  • 我莫名其妙地安下心来。
  • 我依稀记得在我转身时听到那个少年说:“来把我的梦带走吧,已经有…好多天了。”声音有些沙哑,但丝毫掩盖不了好听的音色,当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站在了屋外,我以为…那样好听的声音是错觉,一瞬间竟有些失神,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 我使劲闭上眼,那个少年好看的眼睫毛仿佛近在咫尺,仿佛就在我的眼前微微颤动,这还怎么闭得上眼?好不容易慢下来的心跳又加快了。
  • 如果那个与他牵着手的人是……不可能。
  • 烦死了……我把枕头狠狠地砸向自己的脸。
  • ……
  • 这天早上,阴雨绵绵,我们被铺天盖地的闹铃声吵醒后,顶着黑乎乎的熊猫眼去学校。
  • 安琪为了把我们叫醒,特意在前一天在床头摆上了十个闹钟。
  • 尽管我们用了最快速度赶去学校,但我们到教室时还是险些迟到,低头一看,满脚泥泞,我们四人都一样,不禁抬起头来会心一笑。
  • “不穿校服还敢进学校大门?”又是这令人不爽的声音。
  • “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校服,怎么?如果你要把你的校服给我的话我也不介意。”我看也没看她一眼。
  • “你…目中无人!”昕雅恼羞成怒地扑过来,却扑了个空,跌进了教室,可能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桶水直愣愣地浇了下来。
  • 只见昕雅整个身子都被罩在了水桶里,我的第一反应是笑出了声,随后赶紧抓着身旁的凯西等人从教室的另一扇门进去溜到了座位上,满教室回荡着昕雅的惨叫声,剩下的便是同学们幸灾乐祸的哄笑声。
  • 待昕雅怒目圆睁地把水桶掀开时,哄笑声戛然而止,这时一个女生走过去讪笑着说:“校,校花大人,您怎么在这儿啊?”
  • “你还好意思问?”昕雅站起来给了那个女生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示威似的扫视了全班一眼,说,“你们刚才什么也没看见,对吧?”没有人作声,昕雅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教室,临走前还不忘撞一下那个女生的肩膀。
  • 女生脸上带着鲜红的巴掌印走回了座位,教室里依然议论纷纷,从众多议论声中得出:那桶水原本是用来浇露雨的,谁知道昕雅突然就进来了。倒是没有人提到我们,我有种说不出的庆幸。
  • 我稍稍偏过头,最后一排的角落,露雨把她的头埋到两个肩膀中间,埋得很深,似乎是想把自己藏起来。
  • 铃声打响了,早读时间到了。
  • “露雨!麻烦你守一下早读,反正你没事儿做!”前排一个男生回头喊道,伴随一群人“哧哧”的笑。
  •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露雨浅浅地笑了,“反正我每个早读都没事儿做。”她好像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我看到前面的同学都收敛了笑容,默默低下头拿出课本,她还在笑着,像戴上了一副摘不下来的面具,同学们倒也很配合,大声而整齐地读着课文。
  • 几分钟后,学生会来打分了,就在这时,几个男生和几个女生闯了进来,还“呼呼”地喘着粗气,学生会皱着眉看了看他们,毅然在黑板上写下刺目的“扣分”。
  • 学生会走了,捧着课本立在讲台上的露雨显得很无措,坐在我旁边的丽兹垂着头,不知道是怎么了,唉,我摇了摇头。等等,他们是不是昨晚那几个…我正准备告诉丽兹,丽兹却一脸严肃地对我摇摇头,并示意我别出声,我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教室前面,那几个人的目光像是威力巨大的机关枪子弹一样扫射过来。
  • 我赶紧低下头,并尽可能地用课本挡住了自己的脸。
  • 剩下的十分钟里,每一秒钟都是煎熬,对露雨来说,更是如此。
  • 直到救命的下课铃打响,露雨回到讲台下的座位上。没过多久,那位饱经风霜的女班主任怒气冲冲地跨进教室,产生不小的气场,她把手中的书拍在讲桌上一边提高音量:“两个学习委员呢?给我站起来!”
  • 露雨站起来了,另一个学习委员呢?那个女生慢吞吞地站起身,带着满脸的不情愿,这不是那个被打的女生吗——我对她的印象只有这点儿。
  • “你们自己说,今天早上怎么回事?”女教师朝黑板上的“扣分”努努嘴。
  • “这……”时间在此冻结。
  • “老师,今天不是我守早读,是她!”那个女生伸长手臂指点着露雨,此刻所有的目光自动变为密集的子弹,将露雨一点一点地击穿,那个女生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 “怎么每次都是你出问题!”女教师的眼球瞪得快要掉出来了。
  • “不是她的错。”凯西站起身平静地说道,“扣分的原因,不在于露雨没有管好纪律,而是因为某些没有时间观念的同学。”
  • 女教师以及同学们的表情都僵住了,我正要为凯西鼓掌叫好时,却听见始终一言不发的丽兹冷冷地说了一句:“没用的。”
  • 我惊讶地转头看着她,与我一样惊讶的还有安琪:“你…什么意思?”
  • “既然自己平白无故地受了气,那就想方设法地转移给别人。”丽兹抬起头,一边说一边看着另一个学习委员在的方向。
  • 我想我明白了,我和安琪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们早就应该想到的,不管责任首先在于谁,到最后,不讨喜的那一方总会背负所有责任。
  • “管你的事了么?在这插什么嘴!”女教师冲下来对着凯西扬起了巴掌。
  • “等等。”露雨居然抓住了女教师正要落下的手腕,女教师惊愕地转过头,露雨对凯西笑了笑:“你坐下吧,我自己的事自己处理。”又是那样的笑,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 “在您撤掉我的职务之前,我要纠正两点,第一,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严格地来说,从来都只有我一个,第二,您问我的问题,应该改为:怎么每次都是我守早读。”我们在的地方,温度逐步降至冰点。
  • “呵!反正今天扣了分,你这个学习委员就别想当了!”女教师摔门而去,“噔噔噔”的高跟鞋声渐渐消失在了走廊里。
  • 整个教室的人都认为露雨今天犯病了,还有,那个叫静伊的女生,也就是几分钟前被打的那名女生,成为了班里唯一的学习委员,当之无愧——她自己这么认为。
评论
  • 萌鸡小说 LV4 热评

    《乐谱终章》创建成功~
    2021-03-30 12:18:03

  • 萌鸡小说 LV4 热评

    《乐谱终章》审核成功~
    2021-04-07 13:18:55

作者

绫染

签名是不存在的啦啦啦啦啦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