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皇子
逍遥皇子 连载中

作者: 互相 更新:2021-04-07 字数:8016 分类:历史幻想

标签: 历史、重生

点击:0.1w 书评:2 吐槽:0 收藏:0

打赏:0 萌鸡票:0 金票:0

21世纪小屌丝竟穿成夏国最不成器的小皇子,是继续混日子还是从此转性,甚至……成龙!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萌鸡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二章进宫求母

更新时间:2021-04-07 10:33:41
  • 但夏立启不打算给母亲解释什么,因为大夏还是以官本位的,解释太多也听不进去。
  • 只能表面应承,夏立启到时候有很多办法逃过劫难。
  • 夏立启的母亲华妃走了,她是宫里人不能出去太长时间的!
  • 吃过晚饭,夏立启坐在青石台阶上望着天空发呆。
  • 这古代夜生活实在枯燥,漫漫长夜我该怎么寄托我百无聊赖的心!
  • 夏立启有些想念那个时代的夜生活。
  • 思到深情处一首诗随口念来“世上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路摊边小烧烤,一顿一顿只管造,大盘鸡能管饱,酒水畅饮我愿与君喝的个天昏地老!”
  •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才华赛苏轼,过居士更与李白试比高却孤落落无人欣赏。
  • 小桃在房中,收拾自己的衣服,她要趁着夜色去清洗。
  • 她穿着身松松垮垮的丝绸衣服在夏立启身旁走过,“小桃!”小桃被这声音吓得激灵,像只受惊的白兔四处张望。
  • 夏立启站起身,小桃缓过神来福了福身子“王爷!”
  • 夏立启眼中的小桃也有了别样的美感。
  • 披散的头发毫不凌乱,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满是通灵,粉色的鹅蛋脸透着微红。
  • 小桃轻抿着嘴唇,像有千万的委屈。
  • 夏立启身上像有千万只蚂蚁爬似的,后来鼻子酸酸的,用手摸了摸他老脸一红用袖子遮住脸。
  • “哎呦!丢人丢大了!”
  • 小桃身形微颤,“王爷你怎么了!”她略带哭腔的说道。
  • “没事没事,小桃本王说过要给你做什衣服的。”夏立启搓了搓手,迫不及待。
  • 小桃……
  • “走吧走吧!”小桃半推半就的被夏立启带到房中。
  • 怎么办,小桃还没准备好,虽然作为王爷的侍女这种事是迟早的,但但真正要作时……
  • “王爷,小,小桃第一次……”小桃拽着衣角。
  • “你这话说的谁不是第一次是的,”夏立启说的没错做衣服真的是第一次!
  • 霓家,
  • 霓红卿房中依旧是灯火通明,月光透过半掩的窗户斜射到书桌上那块环形玉佩上,而霓红卿正盯着它发呆。
  • 霓红卿一夜无眠!
  • 而王庆的状况可不容乐观,白天他被夏立启打断腿,其实家中静养七八个月也就恢复了,可问题就是他身子已经垮了,经受折磨后半死不活的。
  • 在他床边站着位鬓发微白的中年男人,他头戴束身着黑色丝绸云纹案,容貌上到与王庆有几分相似。
  • 只是他要比王庆行的端正,中年男人眼中布满血丝,可见他对自己儿子得此结果伤心欲绝!
  • “儿子,你有今天的结果实在应得,不过为父不会放过他们,你若死了我会将他们杀了下去陪你,你若完好,我也会让他们感受到绝望的滋味!”
  • 第二日,
  • 小桃一脸黑线,原本昨日她以为横在王爷与自己中间的那层窗户纸会被捅破,我们这位傻王爷硬生生什么都没做,将她带进房间,夏立启局促的双手无处安放。多次放到她香肩的手臂被抗拒的缩回!
  • 夏立启将她带到卧房,別瞧他是王爷室内设计的还是挺朴素的。
  • 进门来,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八仙桌,左右各安放了把椅子,向里面寻就只有张单人床铺与衣帽架子。细细嗅一嗅还能闻到夏立启男人荷尔蒙的味道。
  • 小桃被夏立启按到椅子上脸刷的红到耳根,夏立启将一根细细的绳子挂在脖子上。
  • 小桃思索到∶王爷莫不是……小桃忽闪着水汪汪的眼睛,渊渊秋水动人心弦。
  • 早听说京都城青楼中有种有碍德行的做法能极大调动客人的兴趣莫非这便是?小桃心中充满极大的好奇心理。
  • 夏立启看着小桃心神不宁,又看了看自己。扶额道“夏立启啊夏立启你终究忘不了本性!”
  • “小桃你不要怕本王来喽!”
  • “王爷您身上怎么有根棍子?”
  • 小桃自觉说错了话羞愧的闭上眼睛任凭处置。夏立启老脸一红,原本贴着小桃的身子向后移了移才是有了道安全距离!
  • 可事情没照她预想的发生。夏立启只拿着细绳在身上比比划划后纪录了几个字就让小桃出去了。
  • 夏立启白白浪费了次机会,小桃脸色阴沉到底是家花没有野花香,偷来的就那么好?
  • 夏立启在院中做着后世的广播体操。
  • 扩胸振臂,体转,侧立……
  • “小桃,过几天来找我拿衣服啊!”夏立启擦了擦脸上的汗珠。
  • 反观霓家,霓红卿决定拿着盘龙佩找夏立启。
  • 昨夜无眠,霓红卿眼圈有些黑可她也顾不上。
  • 门房从前院赶来通报,“王爷有个姑娘来找你!”门房喘着粗气说道。
  • “姑娘……”夏立启沉吟了声,谁呢?是哪个花魁吗!
  • “王爷她还有你的玉佩!”门房基础盘龙佩,夏立启瞬间想起了是霓红卿!
  • 果然还是有缘分的,“快请进来!”夏立启说过要帮她!
  • 夏立启看着空荡荡的院落,霓红卿被带着进来。
  • 与前日比霓红卿又多了种病态美,三千青丝自然垂落,巴掌大娇笑无暇的小脸上,一对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生不见底,面带的愁容不多不少将美娇娘影响显露,睫毛在眼帘下打出的阴影更为整张脸增添说不出道不明的神秘色彩;鼻梁挺拔又不失秀气,将姣好的面容分成两边,使脸庞格外富有线条感,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仿若无声的诱惑。
  • “咕噜咕噜……”夏立启喉咙中发出吞咽的响声。
  • 眼睛更不知道往哪儿瞟,“霓姑娘,吸溜……”
  • 小桃……
  • “嘿嘿……”夏立启竟范起花痴。
  • “王爷,奴家想让你救救我父亲。”霓红卿声音清脆悦耳,绵绵糯糯的。
  • “noproblem!”
  • “什,什么?”霓红卿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 “奥,我是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夏立启不禁长吁一声,我真傻怎么会忘记了自己是古人,差点露馅了!
  • “霓姑娘回家静等几日,本王这就着手处理!”
  • 霓红卿转身要走,夏立启高声唤到“霓姑娘,回家好好睡个觉你看你这么不爱惜身体本王怎么把你娶进门来!”当真是个风流倜傥的逍遥皇子,夏立启想明白了性子这东西肯定改不了要做的就是多为他人办些好事,让自己在百姓中的影响高大。遇到好看的小姐姐逗逗她们也不是不可以的。
  • 霓红卿身形一滞,差点儿没摔倒。
  • “呦,你个狗奴才怎么照顾王妃的她再有差池小心你的脑袋!”
  • 门房赶紧上前掺住霓红卿!
  • 在皇家门儿做差事当真不易,一不小心可能人头落地。门房现在还背冒冷汗!
  • “啧啧,霓红卿加上小桃,一个百媚千娇,一个又对我无条件服从上天当真眷顾本王!”
  • 夏立启思索着,若是本王以为那些千金小姐们办事为砝码,让她们皆归到本王府中那我岂不是比他皇帝还奢靡!他正思索着,后背不由吃痛“王爷是个坏人!”小桃像个怨妇盯着夏立启。
  • “小桃,你听我说!”夏立启百口莫辩。
  • 好不容易劝好了小桃,并让她和自己去宫里看自己的母后有无办法。
  • 虽说有这副躯体主人的思维但夏立启还是第一次入宫,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
  • 皇宫那朱红色的大门可提供两辆马车并驾齐驱,在整个皇宫的正中央就是皇帝面见群臣的政事殿,可夏立启不能走哪里,而是转了多个弯进了后宫!
  • 两个太监推开那扇门,笔直的青石路,石路两边是高大的围墙,每隔一百五十步会有一扇门,已经有人进去通报了。夏立启与小桃就在宫门处站着,
  •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猥琐的身形,夏立启眼睛一亮,这不是言官王震吗!
  • 身为言官行时时刻刻谨记朝纲,难道他不知朝臣不得去后宫的规矩?
  • 不过真好这老小子平日里没少在朝堂上找自己麻烦,如今你落到我手里…
  • 看我不打死你!
  • “老匹夫!看你爷爷一腿。”王震一个躲之不及,被重重踢翻。
  • 倒在地上成虾米状,“我叫你找我事,说谁吃喝嫖赌,说谁有悖纲常!我不打死你!”夏立启边说边打。
  • “哎呦,王爷臣再也不敢了,请王爷住手啊!”
  • 王震的名声比夏立启好不了多少,平日里没少做欺男霸女的丑事。夏立启是王爷,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还手,所以只有求饶的份。
  • 小太监身后跟着位宫女正赶往这里。
  • 这位宫女身着一身抹胸轻纱裙,皮肤不是白皙而是一种小麦色,看起来很健康,高挑的身段,尖尖的下巴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 她是华妃身边得力的侍女名叫晴儿,平日里都是以姐妹相称的。
  • 当她看到这一幕时小嘴巴惊讶的张成o形,若是不知他身份定会以为是个街头无赖!
  • “王爷还不快住手!”晴儿一把抓住夏立启飞舞着的双手,夏立启感到骨头在卡拉拉作响仿佛被一只钳子扼住了。
  • 夏立启没了动作,晴儿给了王震个眼神才落荒而逃。
  • 夏立启吃痛连忙求饶道∶“晴儿姐姐你放了我吧!”
  • 晴儿也知道失了主仆身份,赶紧松开手低头引着夏立启与小桃走向华妃宫。
  • 华妃宫,
  • 晴儿在华妃旁耳语,华妃的脸一阵红一阵紫的。
  • 夏立启,小桃哆哆嗦嗦的跪在大殿上。
  • 华妃终是忍不住愤怒,咬着牙说道∶“夏立启,看我不打你!”
  • 顾不得身份尊贵,华妃跳起来直冲夏立启。
  • “你给我站住!”华妃操起太监手中的浮尘追打。
  • “我不,站住了孩儿的屁股可就开花了!”
  • 小桃听了恨不得拍手叫好这样一来王爷就不会乱跑了而她也能时时刻刻守在他身边。
  • “哎呦……哎呦”华妃捂着胸口“孩儿我心口疼!”
  • 心口疼?夏立启停下,后世有一种能分分钟夺走人性命的疾病就叫心脏病,夏立启生怕母亲患上这种病,急忙走过去。
  • 夏立启搀着华妃心切的说道“都说让您少操些心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可好患上病了吧!”
  • 华妃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哼哼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终是逃不出我的手心。
  • 夏立启略带哭腔的说道∶“若是世上有能为人分担病痛的药我甘愿将母亲的病痛转到我身上!”
  • 华妃动容了,高高抬起的手又轻轻落下变成爱的抚摸。
  • 这是夏立启真情流露,他比谁都害怕失去亲情,在这世上对自己好的除了身边的小桃也就只有华妃了。
  • “皇儿,我没事!”华妃摸了摸夏立启头,就像他小时候受到欺负时一样。
  • “母亲,我想求你件事……”
  • 夏立启依靠在华妃怀里,“皇儿有何事?怎么还跟我客气起来了!”
  • “呃……呃呃……”夏立启抿了抿嘴唇,似乎喉咙中押着块石头。
  • 心想还是算了!生活到底要独自过活,一遇到问题就求助母亲……况且她的身子……
  • “额,明天就是举办诗酒宴的日子,我想求母亲为我选个好位置!”
  • 有些时候做的事也是身不由己,但夏立启会明白他临时做的决定没有错。
  • 出了华妃宫,夏立启腿上像灌了铅似的欲抬起腿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
  • 夏立启叹了口气,搀扶着他的小桃被推到一旁。
  • “小桃,你先回去吧,我想在这宫中走走!”清秀的眉目中有了丝丝愁容。
  • “王爷这宫中不比别处……”
  • 小桃说的不无道理,若是王爷走到什么秘密处所恐有麻烦!
  • 夏立启……
  • 皇宫好歹也是他的半个家,难道你听说过有在自己家走失的?
  • 夏立启转身低头看着小桃,“我知道你担心本王,本王答应你平安无事!”
  • 告别小桃,夏立启在宫中漫无目的走动。迈出的每步都在思考霓中兴到底该怎么救。
  • 他在朝野没有势力,甚至连皇帝恐怕都不知有这么个儿子。
  • 突然他被宫中一处景色吸引了,一处池塘中放着无数五颜六色的宫灯岸边无数宫女在折花。
  • 这些都是为明日诗酒宴。
  • 看到纸船夏立启突然想到什么随口吟来“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 夏立启身后传来掌声“好,好,好!”连说了三声好。
  • 夏立启回头,只见一身着华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微笑的望着自己。
评论
  • 萌鸡小说 LV4 热评

    《逍遥皇子》创建成功~
    2021-03-27 17:53:45

  • 萌鸡小说 LV4 热评

    《逍遥皇子》审核成功~
    2021-04-07 10:42:53

作者

互相

留不住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