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生
囚生 连载中

作者: 烁阳 更新:2019-04-09 字数:11418 分类:未来幻想

标签: 种田、系统流、无限流、扮猪吃虎

点击:0.3w 书评:0 吐槽:0 收藏:0

打赏:0 萌鸡票:0 金票:0

一场游戏,一场梦,一场阴谋,一场决斗。是智者的地狱,也是强者的末路,这里的一切,都将重新洗牌……
  “欢迎来到…囚生!”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萌鸡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囚生3

更新时间:2019-04-09 13:42:24
  • 郁所为花了些时间整合了下信息,揉了揉太阳穴,一脸满足的表情,喃喃道:“信息方面应该已经差不多了,我似乎发现到了什么隐藏任务呢……”郁所为所指的隐藏任务,就是调查当地村民消失原因。他又道:“那么……差不多该出发了吧?”
  • 言罢,他信步走向唯一出村的路,脚步还很轻快的样子。
  • 此时回顾四周,已经没有玩家还驻足此地了,看来郁所为是最后一个离开这个所谓新手村的人了。这也难怪,游戏初期,在有限的资源里,先到比晚到,所能得到的收益可是天差地别的。所以即使是选择留下探索的人,也不会停留过久,也就郁所为这一个例外的奇葩会探索的如此仔细了吧?
  • 出了村落,随着大道的指引,一路顺风,虽然路上偶尔会看到一些野猪野狗什么的,但只要不去主动招惹,它们一般也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敌意的反应,这与很多游戏设定相同,新手村的怪物之类的,多半是用来给玩家练手的,一般不会有什么难度,而且智商特别低。
  • 当然,郁所为也见到了不少动物的尸体,看样子也是路过的玩家练手收拾掉了。
  • 不过郁所为也没有主动去招惹这些生物,一来郁所为离开村落已经很晚了,他自然也晓得时间上优势的重要性,此刻的他步行的很快,试图尽量追上前面的玩家,所以去打这些怪物,无疑是浪费时间之举;二来呢,郁所为并不是一个在体能方面卓优的人,此刻去打这些怪物,虽说没有多大危险,但也无疑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他的消耗一定比其他玩家的消耗大的多。在现实中,他从小身子孱弱,当然上天是公平的,上天没有给郁所为强健的身体,但给了他一具痞帅的面庞……啊呸,一个思维矫健的大脑。
  • 郁所为是数学家,不是体育教练。他擅长的是思考与谋划,而不是一味的暴力解决问题,至少在郁所为的行事准则里,就有这样一条:脑子可以解决的事情尽量不去动手。
  • 所以说,在郁所为还在念书的时候,虽然他早体能上不占优势,可是班里的几个小混混从来不敢对他怎样,还颇有恭敬之意。因为欺负过他的,好像全部都已经半身不遂了……所以,学生时代的郁所为的名气可是响遍了整个学校的,你今天敢惹他?好!可以!但明天开始,你或许就得在医院躺着几年甚至一辈子了。这并不是说郁所为背后有什么大势之所在,这一切,只能全归功与郁所为的布局。
  • 据说曾有一个欺负过郁所为的小混混,敲诈勒索了郁所为一笔钱,第二天,小混混用敲诈来的钱买了上好件的牛皮袄子,经一番仔细挑选,他选中了一款绿色大军袄,打算孝敬给当地的地头蛇老大。可谁知他一见到地头蛇,就被那老大叫几个人围着狂打不已。地头蛇很愤怒的大吼:“你他妈嫖了老子的女人不跑也就算了,还特么的敢回来?哎哟,我看看这是什么,绿帽子?!……给我往残废的打,出了事老子兜着!”
  • 于是,这个混混小处男,至死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什么时候嫖了老大的女人,当然,也没人会相信他还是个处男……
  • 至于这件事的详细过程,字数原因,还是不详细叙述,我们不妨回到正文,从以后的剧情中,去看看郁所为强大的布局能力。
  • 总之,郁所为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为人呲牙必报,但又洒脱萧然;他性格吊儿郎当,但又多谋善段;他处事成竹在胸,但又自恋至狂……
  • 不知不觉,在郁所为匆匆的行路中,已经跟随着道路走到了尽头,虽然郁所为也很有留意路边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的标致信息或者线索,不过现在看来,这真的只是一段普通的路罢了。
  • 而然,眼前路分两端了。一条路径直在正前方,屹立一扇镜子般的传送门,偶尔散出点白光,显然就是一条传送门了。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游戏中经常会有这样的传送门存在,只要你移动到跟前,立马会被切换置其他地图,虽说往往很有违和的感觉,但这设定几乎所有的游戏都是用过的……像什么进入门就触发一段剧情,或者不小心切了个门刚刚刷过的怪又信春哥满血复活,而自己血量已经不多的蛋疼经历,是大多数游戏少年都有过的记忆,也包含着自己满满的青春……
  • 总之,这个传送门,显然就是出新手村所在了。
  • 而另一条小道,越往远望,便能感觉到荒凉。干裂的土地,枯萎的树木,甚至远处的天空已经变成了猩红色,明显是满满的立着各种触之即死的flag的。通俗的来讲,这就是游戏中的隐藏剧情、亦或者隐藏关卡了。
  • “唔……被隔绝的土地嘛……哈,看来我必须要去这里走一趟了。”郁所为沉默了三秒,便立刻做出了决定。心里打好了算盘,反正还有一枚复活币,大不了死了立刻离开,总之机会还是有的。
  • 于是,郁所为便绕开了传送门,信步向羊肠小道走去。本以为这是一条荒僻的小路,可谁知郁所为一踏入这条小路,周围的视野突然变得开阔起来,看来外面是隔绝着什么视线限制的。现在也没有了道路,周围均是一片荒凉,郁所为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了,于是他随便掷出一块石子,便跟着石子落地的方向走了。没办法,郁所为性格便是如此,这并不是说他是一个浮躁之人,而是郁所为从小到大,理事随脑,处事随心。在他看来,如果人活着还要被太多的规矩束缚着,那与被关在养殖场里的母鸡有何区别呢?所以他平时最讨厌的,便是以下条条框框,啰里吧嗦的的规矩了。
  • 周围的空气也随应变得干燥起来,甚至有些燥热之感,不过这些情况郁所为在踏入之前也都猜到了,从一开始新手村那的风流开始,郁所为已经联想到了此时的环境变化。
  • 一两颗耸柳,三四只昏鸦,已经猩红的一片天,周围的气氛不觉已变得惊悚起来。
  • “嘶……不对,有问题……”
  • 郁所为大概漫无目的行了十来分钟,发现这道路别有蹊跷。
  • 虽然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但郁所为发现,每隔一些距离,都会有三棵柳树栽在一起,像是在人行道旁的树一般,但不过是三棵连着三棵,而且两个栽种点的距离也大不相等。
  • “如果是这样的话……”郁所为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回头,向刚刚来过的方向回头走去。
  • 于是他以一种弧线形的走路方式,以刚刚离开的柳树为原点,每到达一次其它柳树的栽种点,郁所为便做下一个标记,同时又在脑中应下一个标记点,在脑中形成一幅画面。且不断重复着这个行为。
  • 也不知道路过了多少个柳树栽种点,因着弧线的方式,郁所为这次来到的栽种点,是有自己标记的。此时他脑中的画面,已经构成一个完整的椭圆。
  • “哈,果然是这样!”郁所为笑道:“如果以一个柳树栽种点为中心,周围的栽种点就会绕着这个这个中心形成一个椭圆的形状啊!
  • 如此的话,刚刚在‘新手村’所看到的眼睛状的图腾,这不正对应了这个形状吗?而且柳树是每三棵一聚,而村子中的院落也是三房成一院。哈,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如果把这里就比做一个特别大的庭院的话……”
  • 此时,郁所为的脑海中已经构成一个地理模型,三个特大的庭院矗立在周围,绕着这个椭圆而建成,坐落在响应的位置,而庭院中的道路,也似乎直直的铺在了这片焦灼的土地上,每一条路指明的方向,已经特别了然了。
  • “这么说来的话,中堂窗户位置应该……”郁所为睁开眼睛,继而言:“在这个方向吧?……”
  • 于是,郁所为便很自信的朝着这个方向走去,因为“新手村”中眼睛图腾的雕刻处,便在中堂的窗户处,那么自己想要得到的信息,定也在此了。所以,他只要按照村子中庭院道路的布置去走,便可以到达自己想去的位置了。
  • “嘛……按照比例来算,应该在两千米左右吧,其实也不是很远嘛,按照我的平均步行速度来说……”郁所为作为一个数学家,在解决完方向的问题后,像是强迫症般的去算起了自己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郁所为脑子里一边算着什么,一边闲庭信步的走着,神态很是轻松。
  • 两千米并不是一个特别远的距离,一个正常成年人的步行速度,一千米需要十二到二十分钟左右,郁所为刚刚之所以兜了那么久,只是因为他不知道方向,现在看来,便轻松许多了。
  • “不过这一路上几乎没有什么危险啊……难道谜题仅仅只有这些?一点代价不用付出的么……”大概走了一半行程,郁所为突然发现了新的问题所在,他心道:“一路上也太轻松了吧,什么falg都没有?按理来说,应该也会有一些玩家选择探索隐藏地图吧……?一路上根本没发现他们来过的痕迹……”
  • 其实这方面显然是郁所为多虑了,在离开新手村时,大部分玩家选择了进入传送门,虽然也有一部分玩家选择探索隐藏剧情,不过几乎没人能像郁所为这样很快的发现蹊跷所在,于是他们只好像瞎老鼠一样瞎晃悠,最后走出了安全区域,于是一脸懵比的触发各种死亡flag,直接被复活币送出去……
  • 好在郁所为发现的及时,他在还没有走出安全区域时候便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就目前而言,郁所为在此刻所掌握的情报,比起其他玩家,差距可不知一星半点了。所以说,郁所为的想法,完全是多虑了,能走到这一步的人,理论上也只有郁所为一人而已了。
  • 不过,隐藏关卡,当然也不是那么好探索的。系统不跟玩你点惊喜的,你真当这儿是超级马里奥?
  • 此时,前方……
评论
作者

烁阳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