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生缘
暗生缘 连载中

作者: 琅烯 更新:2021-09-03 字数:18576 分类:都市日常

标签: 扮猪吃虎、隐忍深沉

点击:0.3w 书评:3 吐槽:0 收藏:0

打赏:0 萌鸡票:10 金票:0

本来是一个世界的人,心里却各自装着一座城,王玲是琅琊枫的王,心里喜欢着师兄梵净,可梵净却因为琅琊枫长老的话就撒手离去,一梦浮屠,百里荒芜,再见女王,唯有梦里荒唐……
全部展开
|
投喂金票 投喂萌鸡票 打赏
阅读本章节

人生若只如初见

更新时间:2021-09-03 00:07:03
  • 一条繁华的街道上,一辆马车急驰而过,车里坐着晟州城王员外长子泉,他一袭蓝色长袍加身,手持一把青剑,一张俊脸轮廓分明却眉头紧凑,他催促着车夫赶路,一向处变不惊的他,近来变得有些急躁,这一切都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此女名为长萱,肤白貌美,一绾黑黑的长发及腰,是晟州城突然闻名的才女,此人能歌善舞,擅长写诗作画,但奇怪的是她的背景无人查的到,就像过去被抹去了一样。而她与泉的相逢也来的很意外,泉性格孤冷沉着,不愿与人有过多交际,向来不喜繁华闹市,而这一天鬼使神差的,他爹让他去一家名为红天下的酒楼将一封信交给一位姓刘的东家,却在繁华的街道上一不小心遭人暗算,几名车夫半死半伤,马儿受惊,泉破车而出,他清楚这是他弟弟或者姨娘雇的杀手,便想留个活口回去审问,不料马车奔向一名女子,泉不得不放弃追击转身奔向女子,眼看马车就要撞上女子,女子像是吓傻了一样并没有避开,刹那间,女子倒地不起,泉暗自骂了句蠢女人,便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飞速前往医馆,看着那张精致的五官和隐隐侵血的几处伤口,自从他娘去世以后,他第一次那么近的距离接触一个女子,感觉有些不适应,未到医馆,女子便砸吧着眼睛醒来,女子挣扎着要下来,泉一把将她放下,女子说着感谢的话便准备离开,泉觉得她莫名其妙,有伤却不去医馆,但泉也不想多管闲事,准备继续完成他爹交待的事,谁知女子未走出几步便一头栽了下去,泉这才发现女子裙摆下的腿肿得厉害,泉无奈,只得将她带回了府邸医治。看着莫名出现在府里的女子,王员外有些不明所以,泉将来龙去脉仔细到来,望着女子端庄秀丽的容貌,王员外生性多疑,晚饭后便让庶子拓去查查她的底细,却查出她是都城有名的才女,七岁时父母双亡,靠卖书画为生,因长相倾城加上琴棋书画皆精通,一时间便在晟州出了名。此后,王员外打消了疑虑,于是她便顺利的在王府养伤,期间泉来看过他几次,两人从之前的毫无瓜葛到谈得上话,渐渐地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自从长萱的到来,泉也渐渐地话多了起来,庶子拓也将这一变化尽收眼底,他阴笑着暗戳戳在心里打着算盘。长萱的伤已痊愈,她已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了,于是决定辞王府而去,但她暗暗发誓,一定要成为王府的当家主母,走之前只和王员外告了别,她这样是想让泉耐不住性子来找自己。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泉果然找来了,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看着这一发展的过程,长萱觉得太过顺畅的爱情必定不会让泉印象深刻,入了王府,泉一旦得到了自己,会有很多不确定的变数,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这一生,她看过了太多三心二意的男人,也见证了那些倒霉的正室是如何任人践踏的,再加上自己出生卑微,好不容易掩盖了过去换了个身份来到这个名城,她,没有一点安全感,所以开头的一幕也是她设计的一个戏。医馆门口,泉从马车上一跃而下,向长萱走来,她望着他着急的样子嘴角微勾,泉来到长萱面前,仔细检查她的每一处伤口,轻轻的一把抱住她的身体。“萱儿,是谁要刺杀你,为何要刺杀你,伤的严重吗?”“你一下问那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的上来.....”见泉着急的样子,她又忙说道“好了好了,我本来是打算去集市逛逛,当我走到一家卖字画的店铺时被一幅字画吸引住了,我走进去将那幅字画拿起时,便有一位穿着华丽且身材魁梧的男子上来问价格,我正想说我不知道价格,他却趁我不注意拿刀刺向我,我躲不过便被刺了几刀。”“是谁这么恶毒,可是你仇家?”泉双眸犀利起来,他捏紧了拳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向从不与人交恶,嘶....”“萱儿别激动,好好养身体,这件事我一定好好查一查,来人,去给我从那家书画铺展开搜捕,一个角落也别放过!”长萱见泉如此激动,想起了这些日子他对他付出的一切,有些感动,从来没有人如此细致入微的在乎她的感受,他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脸,感受着他的温度,她悄悄的叹了口气,回忆起过去,想起了那些心酸又恐怖的过去,她多想和他倾诉,但是她害怕,害怕他发现她真实的一面,她只能在心里默念,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渐渐地,长萱在泉怀里睡了过去。泉向大夫仔细询问了长萱的伤势,还好伤的并不太重,不会落下病根,他这才松了一口气。长萱醒来时已是在一间她特别熟悉的屋子里,她立马反应过来,是泉把她带回了王府,看着这间屋子,她像得到了糖的孩子似的,心里暗自兴奋,过了一会儿,泉来到长萱的房间,长萱假装责怪泉把她带回王府,并要求把她送回自己的住宅,她想继续装柔弱,想让他知道自己在他的身边如履薄冰,会招人妒忌,遭人暗算,可泉根本不想让她再次回去,他害怕她再次受到伤害,他觉得她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安全的,于是长萱拗不过她,看着他坚决地样子,只能妥协,她只得另外找个巩固自己地位的法子,她到如今还是觉得他不一定会守护她一辈子,她觉得他对她的爱是暂时的。三月后,众人皆谈王府大婚,气派无比,大公子娶的新娘貌美如花,一打听才知是城里第一才女长萱,未娶妻的男子皆叹可惜,他们的梦中情人已嫁为人妻,泉的弟弟拓在茶楼正喝着芳香扑鼻的茶,听着客人们谈论泉娶妻的气派场面,他嘴角阴笑着。“呵呵,你们要是知道你们朝思暮想的第一才女是下贱的舞技的话,会作何感想呢,噗呲,哈哈......”“这人有病吗,一个人坐着痴笑!”“别理他,有病。”拓望着那两个人,余光向房间的角落望去,便出了茶楼,不一会儿,便听说有两个人从茶楼出来时,脖子上鲜血如注,不一会儿便断气了。正值下午,长萱正在房间里作画,泉受他爹委派去铺子里清点账目,屋内静悄悄,只听见纸和笔之间摩擦的声音。“哈哈哈,大嫂?哦不,南笙,新婚快乐啊!”拓大笑着走了进来。长萱一惊,笔啪的一声落在了一条条精致的线条上,一幅画,毁了。她故作镇定,捡起笔说:“这笔杆不行,太滑了,把画都毁了,看来今天不适合作画了。”“哟,画虽毁了,但是看得出来,大嫂画的不错啊,哈哈,果然是卿芳楼一枝花啊!”“什么卿芳楼一枝花,你喝醉了?说什么胡话呢?”“啊哈哈哈......南笙,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过去?你消灭了所有证据害我找得好苦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从你第一次来到府上,我就开始怀疑你了,后来仔细一查,果然不出所料,你,南笙,来自渝州城的一个农家贱女,被爹娘亲手卖给一个老女人,她转手将你卖到卿芳楼,成了卿芳楼第一歌舞伎,你是从小在卿芳楼长大的贱胚子,嫁到了我王府,以后是不是还想做当家主母啊?”“你想怎样?”“你知道卿芳楼是怎么被烧毁的吗,那里面死的妓女和老妈妈你应该认识吧?”拓看着长萱,狂笑着质问他,长萱内心一阵寒颤,她想起了卿芳楼恶毒的老妈妈,想起了自己面对那些恶心的嘴脸还要陪笑着弹琴作画的样子,她想起了在出逃那晚被她用簪子刺破心脏的臭男人,想起了被她放火烧死的老妈妈和几个恶心的妓女。“嗯......咱们做个交易,把这本账本藏在拓的书房,并指认他想私吞家产,其他的交给我,你放心,等我继承了家产,我不会对他怎样,我会让你继续待在王府,并将你曾经做的丑事烂在肚子里,另外将一半的家产归你名下,让你一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何?”长萱死死的瞪着拓,拓则微笑着望着她,看的长萱心里发怵。“大嫂好生歇息,等你好消息哦。”“原来你这些天派人跟踪我调查我的目的是为了继承权。”“大嫂聪明。”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过了几天,长萱做出了决定,她不想自己被拓揭穿,再加上拓提出的条件诱人,于是决定牺牲泉来保全自己,拓是庶子又如何,只要能让自己不再过回曾经饱受折磨的日子,纵然不忍心伤害泉,她也得硬着头皮上,于是她将那本账本藏在了拓的书房,几天后,事情顺利按照拓布置的一切发展,王员外得知自己最信任的儿子如此急不可待的私吞家产,失望极了,于是把泉关起来思过,将一些名下产物交给了拓打理。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深爱的妻子居然勾结拓来诬陷自己,他心痛无比,实在想不通一向知书达理的萱儿为何变成这样,他多少次被拓和他姨娘陷害和暗杀都为成功,可这次,他彻底失败了,败在了自己的软肋上,他一直以为萱儿一直深爱着他,他们会一直在一起,自从他娘去世以后,他从未得到过真正的温暖,他爹之所以对他那么好那么信任皆是因为他是嫡子,想让他继承和发展家族产业,他只是他爹的棋子罢了,他看似每天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实则内心很空虚,他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是。他感觉累了,不想再去和拓争斗了,天还未亮他便来到卧房,长萱睡得正熟,他望着她白纸般的皮肤,感觉她像沉睡的天使,可她却做出了背叛他的事情,正想着,心脏传来阵阵抽痛,天快亮了,他一个箭步便穿出了房间,离王府而去。此一别,便是连他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拓顺利的继承了家业,并也守了承诺,等他爹一咽气立马将一半产业分给了长萱,也并未将她的丑事泄露出去,但从那一刻开始,长萱的下半辈子将在她和泉新婚的房子度过一辈子,她,被囚禁了。曾经的晟州城第一才女,曾经王府大公子的漂亮新娘,在晟州城即将查无此人,她后悔极了,认为自己命不好,她恨命运不公,可所有没有能力改变命运的人都这样说,拓嘲笑她,说她找了个烂借口。一晃十年,晟州新任一名知县,名为何天为,他为人正直,长相俊美,未有家室,城里大家闺秀争先恐后想嫁给他,但不久后他却娶了一位不识字的乡下姑娘,他们相敬如宾,诞下一对龙凤胎,姑娘有一天在收拾她丈夫的书房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女人画像,她托人去打听画像上女子的信息,许久后,才知道她是十年前城里红极一时的才女,嫁给了当年城内第一首富的嫡子泉,后来泉无故失踪,她也了无音信,姑娘心里有了底,因为她丈夫给她讲过一个辛酸的故事,她大概猜得出,丈夫就是当年的泉,于是让丈夫去看看她,姑娘知道,那是他的心结。于是泉暗地里派人去了王府打听长萱的下落,才知道她被囚禁了十年,当他和他的萱儿再见面时,她已病入膏肓,她望着那张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面孔,泪眼朦胧。泉望着她消瘦的容颜,内心一阵揪痛,其实当年的事他后来都查清楚了,他根本不介意她的过去,何必对他遮遮掩掩呢,要是他早点知道她的过去的话,现在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他后来也尝试去找她,但他始终过不去那道坎,她抛弃了他。三月初,长萱从此长眠,走之前泉告诉她,他的妻子是一位乡下姑娘,长萱心里苦笑,嘴角发涩。
  • “如此甚好。”
评论
  • A-俗半世 LV0 热评

    加油
    2018-12-18 10:37:19

  • 鹿行瞳 LV2 热评

    我带着同是悬疑灵异的《诡画》来访问啦~欢迎回访哟
    2018-12-21 21:13:17

  • life LV0 热评

    你写的小说,有点弊端,但整体上还是挺好的,加油,在十八岁的青春里,努力吧( ー̀εー́ )
    2018-12-23 19:51:25

作者

琅烯

我是在梦里 还是在你的梦里……

粉丝榜

    暂无粉丝